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相关文章 >
公墓供给的特殊性分析
2017-10-15
    假设某镇人口稠密,耕地不足,死者遗体的处理都使用公墓。该镇有一个公墓,能够满足全镇的需要。上面已经分析过,公墓的需求没有弹性,公墓价格对消费没有影响。在完全竞争模式下,公墓没有市场准入和投资主体的限制,公墓供给完全由个人支付。此时由于市场上只有一个公墓,该公墓的投资主体在利益最大化的驱动下,会不断提高公墓价格至无限高。高利润会吸引其他投资主体进入市场建造经营公墓,竞争逐渐加剧。为了在竞争中取得优势,公墓只有不断降低价格,直至边际收益等于边际支出。由于死亡量是既定的,不能通过价格的高低进行调剂,因而公墓之间无法通过外延再生产来提高利润,必然导致恶性竞争,利润不断降低,投资主体逐渐撤出,最后只剩下一家公墓。只有一家公墓时,个人支付费用趋向于无限大;有多家公墓相互竞争时,最终会回复到一家公墓的状态。因此完全竞争模式是无法实现帕累托最优的。

乐遥园,公墓,上海墓园
    在完全垄断模式下,如果由私人投资,那么将会回到完全竞争模式。如果由政府投资兴办,可以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采取价格管制,以成本加成平均利润为基础对购买公墓的行为进行收费。由于资源的稀缺性,为防止滥用,政府在提供公共产品时也常常收费。但是死亡是无弹性的,通过收费调节公墓的消费没有必要。同时,加成的平均利润还会增加个人支出。第二种是由政府财政支出支付建造公墓,个人不支付成本。这是由于不再发生额外公墓的建造成本以及竞争中的摩擦成本,因而社会成本最小,这种方式属于帕累托改进。
    对于私人产品来说,厂商有强烈的动机来提供居民愿意购买的产品,并能有效地生产出这些产品,但居民为选择合适的公共产品提供者而获取信息的积极性和公共产品提供者的积极性却不完全一致。公共产品一旦供给,便具有强制性消费特征,即“供给什么,消费什么”。公共产品的供给与消费之间并不是直接的消费关系,中间还要经过公共权力这一环节。对于绝大多数的公共产品,政府并不是直接的生产者,而公共产品的生产者没有最终的生产决策权;居民作为消费者,将交易费用即税赋交给了政府,政府转入公共产品的生产企业,再生产出公共产品以供消费。由于这种间接性,居民对其付出和收益是否相当无法做出直观比较,也就模糊了监督意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