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相关文章 >
金代樱山段氏墓建筑体现的人文价值
2017-10-15
    金代樱山段氏墓建筑体现的人文价值
    段氏砖雕墓中的建筑装饰原型均可从现存建筑遗迹或是绘画实物中寻求,其建筑装饰构件尤其是斗棋规格的夸大处理,与当时的阶级地位显然是相悖的,然而,这种情况从考古发掘中可发现,从北宋中期到金代,墓葬中的一些建筑装饰已经不再与墓主人的身份相对应。虽然,随着砖雕艺术的发展,砖室墓在宋金时期的盛行,墓室中的装饰内容华丽丰富亦无不可,但墓主人为平民,墓葬中砖砌四、五铺作的斗拱,更有金墓中砌出藻井,这些装饰亦大大超出当时的主人身份等级,而宋制中规定“凡民庶家,不得施重棋、藻井及五色文采为饰,仍不得四铺飞檐”。这就说明,建墓者对于仿木构砖雕墓室的内容所作的夸张处理,己远远超过了现实生活中墓主人身份所反映的对等阶级和生前所居住宅院的模拟。然而,通过墓葬内墓室形制,装饰构件的呈现,从其内容所反映的墓葬礼仪制度及构筑理念,都为后人提供了墓葬文化中隐含的丰富民俗思想动机及深厚的传统文化。

乐遥园,公墓,上海墓地
    宋代以孝治国,而金又深受其民间文化的影响,以孝为美德,导致墓葬装饰中“孝文化”内容盛行。北宋建国之初,为了稳定社会统治秩序,北宋统治者励精图治,大力推行孝文化。宋太祖在统一战争中还不忘召见太原孝子刘孝忠;太宗两次以行草书写《孝经》;宋哲宗曾说:“奉先者如亡如存,追往者送终为大”;《宋刑统》更是把不孝列入“十恶”,《孝经》成为宋代科举考试的必考内容等。而在民间生活中,宋人讲究“孝奠重于丧”,民间广泛流行治丧多办佛事,用盛大的佛教斋会、水陆道场来表白孝心,社会流行为逝者修建“阴宅”,也成为当时社会彰显孝道的一个重要的手段。从段氏墓群整体布局上的规模及装饰繁丽的程度上,充分体现了其家族后代对于修建墓葬的重视,孝文化在当时丧葬意识甚至家族信仰中所体现的重要位置。而在墓葬装饰上,北方宋金墓中常刻有“孝梯故事图”,“二十四孝图”等都可视为“孝文化”的一种表现形式,在段氏墓的装饰内容中也出现较多的孝梯故事,这种装饰题材的普遍出现,不仅仅是为了展现一种流传甚广民间故事的方式,更是在人们思想意识中上升为了一种精神信仰和社会道德行为的榜样。
    单是从墓室建筑中戏台构建的呈现,将这种娱乐性建筑作为一种墓葬文化的代表,段氏墓所给人们留下的珍贵遗物,就不止是砖雕砌筑技艺或是内容本身代表的墓葬空间构成。段氏墓虽然不像帝王陵寝那样宏伟壮观,但却也可称得上是地下之宝藏,从它未受风雨的侵蚀,少受人为破坏的文物建筑,带给世人一千多年前的历史信息来看,它所传递的不仅仅是墓葬本身所反映的直观感受,也不只是墓葬美术所表现的艺术风格及技术水平,更是在建筑发展史上填补了某些空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