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相关文章 >
东汉中晚期墓葬形式对洛阳周边地区的影响
2017-10-15
    东汉中晚期—成熟期
    东汉章帝至桓灵时期,随着统治秩序的稳定,“汉制”发展更趋成熟,表现为制度约束的增强与影响范围的扩大。就高等级墓葬而言,如东汉诸侯王墓,延续早期以来的制度,墓葬形制几乎均为斜坡墓道竖穴土坑式砖(或石)构洞室墓,大多环绕回廊,墓葬平面布局更趋合理,墓主多着银缕或婆金铜缕玉衣,墓葬等级特点具有高度的稳定性与一致性,相比而言,西汉诸侯王墓不仅个体的形制差别较大,而且墓主多着金缕玉衣,礼制约束相对较小。除诸侯王墓外,列侯、两千石等各个等级的墓葬也同样受到制度性的约束。

乐遥园公墓,上海墓园
    影响范围的扩展模式,一方面表现为统治核心区洛阳地区直接辐射到临近周边郡县,另一方面则是通过分封到各地的诸侯王、列侯封国作为区域文化中心,间接向周边地区传播,最终随着时间的推移,“汉制”影响范围逐渐扩大到更为广泛的区域。其大致分类如下。
    对洛阳周边地区的影响
    首先,同位于河南尹,洛阳盆地外东部的郑州地区。高等级墓葬,如密县打虎亭M1, M2,后士郭M1, M2, M3,以上5座墓形制、布局大体相同,均为画像石墓,或有壁画,墓道多内收2^-3级台阶,墓室主体均由横长前室、双纵长后室,及2个侧室组成,前室一侧均有祭台,壁厚均约为“四尺”94厘米,打虎亭M1墓内南北长25.16、东西最宽17.78米,M2墓内南北长19.14,东西宽16.65米,后士郭M1墓室通长12.46、宽15.31米M2墓室通长13.36、宽15.65米,上述墓葬从形制上看均可作为合葬墓,两组墓葬当分属于两个家族墓地,墓主身份,参考《水经注》记载,打虎亭M1墓主可能为弘农太守张伯雅,官秩两千石,其他墓主级别大体相当。又如荣阳蓑村壁画墓,砖石构筑,形制与以上5座墓葬相近,前室横列,三后室纵长,墓壁厚“四尺”(约1米),墓内南北长约17、东西宽约20米,根据壁画墨书题榜,墓主最后官职为“齐相”,官秩两千石。
    以上墓葬在平面形制、构筑方式等方面,与洛阳地区同等级墓葬相似,但也有自己的特色,如墓内装饰采用画像石的表现形式,为洛阳地区所罕见。
    该区域内的中小型墓葬,如郑州大上海城04M5,形制为前室方形弯窿顶,后室、侧室为纵长券顶多室砖墓,随葬罐、壶等日用器,灶、井等模型明器,年代为东汉早期。荣阳河王水库CHM,形制为前室方形弯窿顶,后室纵长券顶前后室砖墓 3人合葬,随葬陶器有罐、壶、羊尊等日用器,仓楼、灶、井、圈厕等模型明器,案、盘、耳杯等祭奠器,鸡、狗等动物俑,年代为东汉中期。新郑刘庄M1, M2,形制均为前后室方形弯窿顶墓,有石门,年代为东汉晚期。规模较大的墓葬,如新郑坡赵M4,原有封土,形制主体为前中后三室,前、后室北侧,中室两侧均有侧室,共7室,均为方形弯窿顶陶器有罐、壶等日用器,灶、井、磨等模型明器,案、耳杯等祭奠器,墓主身份可能为地方豪强,年代为东汉晚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