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相关文章 >
上海城市公墓筹建的空间方位要求
2017-10-15
    死亡仪式,由于家庭及寄枢场所的分布的不确定性,停放的尸体同样也处于一种不规则的空间分布状态。而在尸体入葬的环节,如果埋葬于家族墓地,其空间的使用状态便呈现出以家族为单位的局部相对聚集的点状分布;如果零星地埋葬于无人管辖的荒地,则呈现出相对分散的点状分布。而本杰明.康斯坦在《征服者的精神》中指出,在一个国家中,统一的土地度量单位,是促成“我们所声称的社会组织的完美”的必要条件。土地的度量,将其物理维度向上延展,便是对空间的度量。空间的秩序形成统一,基于空间的物理维度的社会生活的场所也能进入有序的分布状态,这一点,是形成社会秩序的前提。

乐遥园,公墓,上海墓地
    因而,重构地方性死亡仪式的空间划分与使用方式,是基于统一城市空间秩序的诉求之上的。在现代的上海地区发展过程中,不论是市区的中心区域,还是市郊的农村区域,都经历了死亡仪式空间的规范与调整。在上海的城市中心区域,由于受到租界时期的卫生制度和公墓制度的影响,历届政府都试图建立公共化的死亡事务管理体系。首先,政府设立并推广公立或私立的殡仪馆机构,试图将死亡事务从家庭的物理空间内抽离。并且,政府对具有地方特质的丙舍机构进行强制性的整改。1929年,政府宣称,出于维护公共卫生的需要,全市范围内的丙舍必须盖筑不少于二丈高的围墙,建立以卫生防护为目标的空间区隔。
    此外,政府设立并推广公立或私立的公墓。与此同时,政府试图将所有的处理死亡事务的机构的场所抽离于人们的日常生活空间之外。因而,政府将殡仪馆、丙舍以及公墓等机构迁出市区的中心区域,迁入尚未开发完全的市中心以外的区域。作为处理死亡事务的公共机构,殡仪馆和丙舍都具有寄存尸体的职能,因而,为了将社会生活的空间划分出洁净与污秽的明确边界,政府便在死亡事务处理机构与城市社会生活之间设置隔离与屏障。其中,距离丙舍或殡仪馆方圆一公里的范围内,不得建造超过50户居民的住宅楼;同时,方圆二公里的范围内,不允许建造各类人口密集的公共机构,如学校和工厂等。此外,死亡事务处理机构的空间使用与调配必须让位于城市公共建设的诉求,在发展密集型的工商业时,如若需要征用土地,死亡事务处理机构必须在10年内出让并迁出原有土地。
    此外,由于公墓的占地面积比较可观,例如1941年建于沪西的大场公墓,占地50亩,因而,政府对公墓的筹建的空间方位的审批执行得非常严格。例如,1931年,市民就公墓选址向政府提出建议,提议将公墓地址设于北新径纪念碑路一带。然而,政府否决了改建议,原因在于,政府认为该位置与人群密集的街道和住宅楼间隔过近,故而不适合建造处理死亡事务的公共机构。并且,当国家进入诸如战争等紧急状态而需要集中土地资源时,政府会将市区中心区域内既有的公墓迁移至僻远地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