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相关文章 >
死亡仪式与仪式制度、仪式观念及仪式操演的关
2017-10-15
    值得注意的是,在前现代社会,血缘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个人的社会纽带,而个体的信任关系与个人的社会纽带之间存在着交叉点,换言之,人们更倾向于相信和自己存在血缘关系的人。因而,在地域性情境中天然地存在着信任机制。然而,在脱域的现代社会,信任的建构不一定与血缘关系有关,个人的信任可以与非个人的纽带产生交叉,这一点,在专家系统日趋完备的社会中尤为常见。人们可以购买专家系统的建议或服务,或是将本应由自己处理的事务交给专业人员去解决,从而免去实践过程中的时间与空间的成本。

乐遥园,公墓,上海墓地
    回到本文的研究对象,地方性的死亡仪式的结构与地域性情境存在密切的关联。地域性情境构建并制约了死亡仪式的仪式制度、仪式观念以及仪式操演。只有扎根于地域性情境中,仪式的各种构成要素才会被赋予特定的意义,从而对仪式参与者形成规范。一旦死亡仪式被抽离出特定的地域性情境,死亡仪式便被分地社的化并被解构为缺乏意义系统的连贯在前现代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变中胜的“碎片”,成为被对象化处理的死亡事务。时间与空间的限制意义也在被分解,被最大程度地削弱域性情境对社会关系的构建的“场所”个体无需进行“在场”会行动,便可以参与到社会构建的进程中去。
    因而,地域性情境对空间与场所的一致性制约,对社会制度的构建,对社会观念的型塑等系统性的支配的力量,被现代性的社会形式的变化所削弱了。死亡仪式的变迁是地域性情境被现代社会的脱域机制所解构的后果。本文将基于前文对地方性的死亡仪式结构的论述,对现代社会中死亡仪式在仪式空间、仪式操演以及仪式的卫生理念等仪式结构的各个方面所面临的具体的脱域过程进行分析与探讨。
    在地方性的死亡仪式中,宗族制度理念是规范仪式空间的基础。在地域性的社区情境中,仪式空间的划分和使用具有其特定的制度的逻辑性。人们在家屋中停放尸体举行祭奠,在院子里置办丧事宴席;在尸体入葬前,可能会停放在家中,或是义庄、丙舍、寺庙等公共性的寄枢场所;埋葬的地点,则可能是家族墓地,抑或是杂草丛生的荒田,不一而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