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相关文章 >
国营或市场化:殡葬服务经营主体之争
2017-10-15
       殡葬服务是否应当引入民营资本、充分实现市场化是社会关注的另一个热门问题。目前,殡葬服务存在以高出成本二至三倍甚至更高的价格向消费者收费的情况⑩,这种殡葬服务的暴利为许多人所垢病。一种观点认为,目前殡葬行业的暴利是国家对该行业管控和垄断的非市场化原因所导致的,要
解决暴利问题就必须开放殡葬服务业,充分实现市场化。只有引入市场机制才能减少或消除暴利。对此,应予以进一步分析。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浏河公墓乐遥园公墓
国营或市场化:殡葬服务经营主体之争
    1.殡葬服务市场化的弊端
    殡葬服务实行完全市场化,与国家节约土地和保护环境的方针并不符合。作为殡葬基本服务的火化和墓地服务涉及土地和环境问题,实行火化的地区,基本上集中设立火化场所,火化场所在占用土地的同时造成一定的环境污染,必须给予一定的限制。如果对殡葬服务采取市场化经营,打破这种限制,就会造成环境和土地的大量负担。如果在维持数量限制的情形下引入市场化,那么只产生经营主体的变更,不存在所谓价格竞争,通过市场化减少服务暴利的目的将难以实现。而就公墓的管理来说,墓地占用土地,涉及土地的利用管控,必须符合政府的用地规划,因此墓地不可能大量开发,经营主体的数量之必然受到限制,这也难以达到减少和消除殡葬服务暴利的结果。
    从国外的情况来看,殡葬行业的市场化也带来一些问题。比如美国殡葬服务市场化程度较高,但企业为了赢利往往不顾社会道德,使得公墓的扩张过大过快,利用率低,不仅造成了资源浪费,也助长了社会成员对墓葬需求的投机心理,推高了墓穴等殡葬产品和服务的价格。这种市场化的负面影响引起了人们的反思,去市场化的需求在美国产生,现美国通过社区等提供殡葬服务的方式在一些地方悄然兴起⑩。
    因此,从市场化本身存在的弊端来看,市场化并非是殡葬暴利的终结手段,不能成为殡葬服务的改革方向。
    2.殡葬服务的公益化需求
    在讨论解决经营暴利的问题上,主张市场化的观点有一个共同的逻辑前提,即认为殡葬业是一营利性的行业,如果由国家单独经营会形成垄断导致高额利润,而民营企业进入后,通过价格竞争,利润下降而使民众成为价格竞争的受益者,民众受益只是市场行为的副产品。对此,我们可以换一种
思路,即将殡葬服务作为公益事业,作为政府给予死者及其家属的福利,从而不赢利或少赢利,满足民众殡葬服务的需求。
    在现代社会,政府为公民提供必要的社会公共福利是一种趋势,殡葬作为民众生活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项,由政府提供福利是必要的,也是可的。事实上,一些国家对关系民生的公共产品行业,往往采取国家经营的方式,并非完全市场化。如在一些西方国家,殡葬服务是由政府提供的。法国有
专门的法律来保障民众得到体面的葬礼仪式的权利,在法国若提供营利性的丧葬服务会受到社会指责,人们认为通过殡葬服务赢利是对亡灵的裹读。德国规定市政当局必须负责建立葬礼的运作体系,遗体只能埋葬在公共墓地。意大利则是由政府将公民的遗体从太平间一直运送到政府管理的公共墓
地。⑩与西欧这些国家相比,我国的社会主义国家性质决定了国家应当更多地为民众提供社会福利,于丧葬这类关系民生的基本事项由政府提供帮助十分必要。另外,殡葬方式改革是在政府的推行下进行的,公民为服从政府的宏观土地管理,放弃了殡葬方式的选择权,那么由土葬改火葬所需要额外增的一部分火化费用,由政府来承担是合情合理的,这也可以视为政府推行改革增加的成本。
    实际上,造成殡葬行业暴利的根本原因并不于国家或民营企业谁作为经营主体,而在于经营方式和价格管控。目前,我国殡葬业由行政权力形成的垄断并没有充分体现公共利益,民政部门下属的企业利用这种垄断随意定价、强制消费,无论是价格制定还是服务经营都缺乏相应的机制进行监管和控
制。这种名义上的公益性行业,因缺乏管制而完全背离了公益的目的,在这种情形下形成的暴利,并不是体制性缺陷所造成,而是缺乏管控所导致的。因此,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除了多数产品或服务通过市场化进行自由定价之外,对于民众普遍需求的公共产品应当进行价格管制。市场经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存在公共产品的价格管控,如英国对于公共用水、电力、电讯、天然气、教育收费、公场所停车收费等都进行了价格管制,主要方法包括控制批发和零售价格、政府授权定价、政府直接管制等⑩,通过这些方法保证公共产品的价格能够为民众所接受。把殡葬服务纳入公共服务范畴,由政府实行必要的价格管制,并通过管理制度设计和加强执法力度,是终结殡葬暴利的重要手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