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相关文章 >
鄂西南地区丧葬法事传承发展中存在问题
2017-10-15
    作为一项民俗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事象,丧葬法事的传承与发展与存在的社会环境以及传承主体有着密切的联系。由于这一地区的人民一直有好热闹、办“喜丧”的习惯,所以这种道法、佛经、巫术以及歌舞多种因素结合的丧葬法事才会广受人们喜爱,并被民间接受传承至今。但随着近年来社会大环境的变化,民俗也随之发生变化,并在其传承发展过程中出现问题。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浏河公墓乐遥园公墓
鄂西南地区丧葬法事传承发展中存在问题
    整体性保护意识欠缺
    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基本原则有本真性、整体性、可解读性以及可持续性。其整体性原则是指要保护文化遗产所拥有的包括传承人和生态环境在内的全部内容与形式8z。对于鄂西南区少数民族的丧葬仪式来说,从亡者咽气烧落地纸钱开始,丧礼就按照哭丧、烧落纸钱、报丧、沐浴、穿衣、停丧、守孝、发丧、上山下井、垒坟、复三这步骤进行。由于丧家财力以及物力的不同,在停丧期间会由丧家主导插入有少数民族特色的法事活动、花锣鼓、撒叶儿嗬、祭祀项目等等,增加丧礼的热闹气氛,将丧礼当作喜事来办。绕棺虽然被批为湖北省第四批民间舞蹈类的非物质文化项目,然而它仅仅只是丧葬法事活动中的一个小法事,在整套丧葬法事中还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法事与之相关联。比如绕棺的目的在于为亡者开五方道路,而在开路之前要先要为亡人解灯请罪,绕棺开路之后还要为亡人破地狱等等。每一个法事都是在丧礼的大背景下进行,不同的法事具有不同的特点,承载了不同的民族内容文化。“对具体文化事象的保护,要尊重其内在的丰富性和生命特点。不但要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自身及其有形外观,更要注意它们所依赖、所因应的构造环境。”虽然绕棺法事在整个法事中最能代表巴文化传承,但是忽略其他过程单独将其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对象,还是失去了对鄂西南地区丧葬礼仪保护的完整性。
    任何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是由多种技艺、技能共同构成的,鄂西南地区的丧葬法事也如此。作为民俗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事象,法事是一个完整的人生仪式,其中有少数民族的历史、文学、舞蹈音乐等等一系类列的内容。只保护其中一小部分,是不能完全展现其应有的价值,必须对其全部的程序与特点进行全方位的保护才能真正将它所具有的民族内涵保存下来并完整的传承下去。
    政府政策的阻力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物质财富极大丰富,但与此同时可利用的自然资源变得相对紧张比如水资源、森林资源、生物资源以及土地资源等。从政府政策的角度来说,实行殡葬改革、改革土葬是全国殡葬行业发展的大趋势。丧葬法事是建立在土葬的埋葬方式之上的民俗活动,土葬这一传统丧葬民俗由于需要占用大量的土地资源以及耗费较多的财力物力,政府部门在中国大部分地区对其实行殡葬改革,对其进行限制。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带头开始进行上至中央下至村镇的殡葬改革,意在推行火葬改革土葬,破除旧的丧葬习俗,节约办丧。于是在今天的大部分地区,都不见土葬堆起的坟丘,取而代之的都是崭新的有规划的公墓。鄂西南地区的政府部门也中央的号召下出台了许多法规条例,希望逐渐改变这一地区传统的土葬民俗,将火葬以及生态安葬的方法推行于世。例如湖北省殡葬管理办法中第二十六条就提到“办理丧事应当文明、节俭、破除封建迷信、铺张浪费等陋习。禁止在办丧事中看风水、做道场、打丧鼓及沿道路抛撒纸钱冥币等。‘办法中明确的提到看风水、打道场以及打丧鼓是被禁止的民俗行为,做道场法事更是有封建迷信的嫌疑。同时政府也在各地区加强基础建设建立殡仪馆、火葬场等基础设施,加大对传统土葬对环境危害的宣传,传播殡葬改革的观念,推行生态安葬新方式。    
    这种政府的政策对保护传统丧葬法事有极大的威肋、。没有了传统的土葬,许多丧葬民俗也就没有了载体,对我们传统民族文化来说是极大的损失。
   城镇化带来的发展问题
    从城镇化的角度来说,2014年恩施州的城镇化率达到36. 1%$5。随着城镇化的推进,农村大量人口迁移到城市。这些人离开农村失去了土地,便没有条件进行传统土葬的丧事。于是在殡葬改革观念的影响下,他们接受了火葬的埋葬方式,同时认为在殡仪馆处理丧事也更加经济方便。除此之外,随着经济的发展城市的不断扩张,越来越多的汉族人口迁入少数民族地区。他们在这一地区生活发展,沿用汉族地区火葬的丧葬方式,也影响了部分当地人对传统土葬的看法,使之慢慢接受了火葬这种更加经济有效的丧葬方式。
    在这种变化的社会背景之下,城市中的传统丧礼己经被殡仪馆的火葬所取代。民间传统丧礼中的部分民俗活动,例如丧葬法事、撒尔嗬、花锣鼓等等也逐渐被现代歌舞、耍狮子等节目所取代。据恩施市殡仪馆邹主任介绍,殡仪馆内有一家私营的经纬文化公司,专门为来殡仪馆办丧事的丧家提供娱乐方面的服务,具体有军乐队、舞狮子、现代歌舞、魔术、花锣鼓、撒尔嗬、十盘鼓等项目。可是这个公司并不提供丧葬法事活动。同时周主任也提及到他工作十多年来,要求在殡仪馆举行法事活动的丧家并不多,一年也不见几家举办道师法事。究其原因有以下几点:其一选择来殡仪馆火葬的丧家多半都是外来移民的汉族人们,他们并没有在丧礼上办法事的习惯;其二殡仪馆实行的火葬程序对于传统的土葬法事来说还是有很大区别,殡仪馆并不能完全提供办法事的场地;其三,根据《湖北省殡葬管理办法》中的第二十六条86规定,做法事道场是明文规定被禁止的丧葬习俗。所以殡仪馆一直以来对做道场法事这一当地丧葬传统葬俗都保持中立的态度,既不提供做道士法师的服务也不反对丧家从外边请来道师作法。由此看来在多方,传统的丧葬礼仪在城市中以及逐渐失去了生存的环境,大多数的道士先生都愿意在城市边缘的各个乡镇进行法事活动。
    民间艺人的传承问题虽然丧葬法事在城市中的传承发展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在农村中传统丧葬法事依然还是被人们所接受。大部分的家庭在家中有丧事的时候都会按照传统的丧葬习俗请道师来做道场。但正是由于传统丧葬法事在广大农村还盛行,所以习俗也给部分人带来了经济利益。在经济利益的影响下,这种传统民俗的传承便出现了问题。
    据张宗奎老先生介绍,他起初做道师是因为爱好锣鼓乐,后来发现这一职业不仅有趣还能增加家庭收入。四十年代请一场法事费用比较少,主要都是乡里乡亲之间办法事能包吃住就可以了。到了八九十年代费用便越来越高,一场完整的丧葬法事由几块钱涨到几十块钱不等。如今请道士先生,都是按人头以及时间来收费,一般是一个道士先生一天一夜200块钱。通常法事都要持续三五天,考虑到某些丧家还要看日子下葬,最长的会持续半个月。这样算来一个道师先生完完整整的做一场丧葬法事至少就有600元的收入,半个月时间的就有3000元的收入了。不仅如此,丧家在丧事期间还要解决道师先生们的吃饭住宿问题,更有一些较为富有的丧家在丧事结束的时候还会给道师先生们分一些烟酒,如此算来做道士先生的收入就很可观了。    经济效益高的行业毫无疑问就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来从事。据陈万鹏先生介绍,他小时候做的人比较少,多半都是家族里一代一代传下来的。除了知道他们家是从事道师职业以外,就只有县城里面另一家姓陈的人家在做法事。来越多,是家传,光是他们黄金洞乡就有好几家开始从事这一行。然而近些年做道师先生的人越以前做道师法事的道场经文都因为外人都不屑做这种死人生意。然而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人找到他希望学习“道士先生”那一套法事,学生们一般学习两年左右就要求度职出师。但他认为学徒在短短两三年时间里并不能完全学完一个掌坛师应该掌握的所有法事、经文、唱腔以及伴奏,但是基本上还是能主持一些短时间的丧礼。除了陈万鹏先生遇到这种情况之外,咸丰县尖山乡的张继发道士先生89也遇到这种情况。他发现很多道士先生都做不了一套完整的丧葬法事,还将经文与道场随意的组合,改变传统的法事流程。不仅如此,年轻的道士先生们为了尽快度职牟利,只在粗略的掌握法事流程,与并没有完全领会每堂法事真正用意,更不谈理解所用经文的内涵了。更有甚者为了吸引丧家,还存在随意改变传统丧葬法事的行为。陈万鹏先生说,如此下去真正意义上的道师法事将会越来越少,市场上充斥的滥竿充数的掌坛师不仅会对传统丧葬法事文化造成破坏,同时还会扰乱殡葬市场的正常秩序。
 

相关新闻